图片 2

二零二零年秋冬辰大气治理污染重磅手腕出炉 环境保护部发表治理方案

如今大气污染已成为最严重的环境问题之一,近年来,雾霾笼罩在中国多个省份,大气治理刻不容缓。今年秋季大气治污的重磅手段出炉,24日,环保部公布了《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2018
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京津冀及周边28城市将联合攻坚大气污染治理。

大气污染治理是一项长期、艰巨、复杂的任务,越往后越难,剩下的都是难啃的“硬骨头”。因此,今年的总体考虑是稳中求进,首要任务是巩固好现有成绩,不能让空气质量出现反弹,在此基础上稳步提升。

  原标题:雾霾“爽约” 空气净化器卖不动了

关键词 目标

本报记者 李 禾

图片 1

北京PM2.5平均浓度要同比下降25%

还未进入供暖季,10月12日—15日,一场重度雾霾就“袭击”了京津冀地区。按照近日出台的《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8—2019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以下简称《行动方案》)要求,2018年10月1日至2019年3月31日,京津冀及周边地区细颗粒物平均浓度同比下降3%左右,重度及以上污染天数同比减少3%左右。但《行动方案》刚实施半个月,雾霾就不期而至了,“PM2.5平均浓度同比下降3%”的目标是否太宽松了?《行动方案》能达到保障秋冬季大气质量的要求吗?

  本报记者 马维辉 北京报道

攻坚方案的主要目标,是全面完成《大气十条》考核指标。今年10月至明年3月,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城市的PM2.5平均浓度同比下降15%以上,重污染天数同比下降15%以上。

目标下降“双3%” 巩固现有成绩稳中求进

  “今年10月份以来,空气净化器的订单量与往年相比不但没有增加,反而下浮了30%。”12月6日,伟盈发展(中国)有限公司经理蔡钊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图片 2

“《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2018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要求,2017年10月至2018年3月,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2+26’城市PM2.5平均浓度与重污染天数均要同比下降15%以上。今年是在巩固空气质量改善成果的基础上,继续下降‘双3%’。”10月15日,国家大气污染防治攻关联合中心副主任、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大气环境首席科学家柴发合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专访时说,这是符合大气污染治理常识的。

  此前,空气净化器市场一直呈逐年递增之势。从2011年的112万台到2016年的520万台,销量在6年之内增长了354.29%。业内一度乐观地预计,到2017年,空气净化器销量将达到近千万台。

柴发合说,去年为了实现下降“双15%”,可以说是采取了非常严厉的措施,包括企业限产和停产、清洁采暖、小锅炉淘汰等。“把所有能上的、所有类型的措施都用尽了。从污染治理规律来讲,在短时间内污染物浓度会有较大幅度的削减,成效显著。但是越到后期,每削减1微克的PM2.5,所付的代价就越大。”

  不过,北京奥维云网大数据科技有限公司空调环境事业部总经理刘大任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这一数字肯定达不到。到目前为止,今年线上空气净化器的销量算上车载也只有300万台,线下比线上还要略低,两者加起来也远远达不到1000万台的数量。

生态环境部新闻发言人刘友宾也表示,3%的目标确定是经过专家充分研究论证、反复听取多方意见得出的。“大气污染治理是一项长期、艰巨、复杂的任务,越往后越难,剩下的都是难啃的‘硬骨头’。因此,今年的总体考虑是稳中求进,首要任务是巩固好现有成绩,不能让空气质量出现反弹,在此基础上稳步提升。”

  在蔡钊看来,空气净化器销售遇冷的原因还是今年北方的空气环境控制得比较好,所以空气净化器整体销量都受到了压制。

为了保证实现下降“双3%”的目标,《行动方案》提出了实施柴油货车污染治理、工业炉窑污染治理专项行动等16个“主要任务”,并建立了详细的管理清单和进程时间表。特别是要求坚决杜绝“散乱污”项目建设和已取缔的“散乱污”企业异地转移、死灰复燃等。

  净化器销量下浮30%

生态环境部还持续进行2018—2019年蓝天保卫战重点区域强化督查工作,重点也是“小散乱污”企业,查处了廊坊、保定等地应淘汰的燃煤锅炉未拆除,工业企业未安装大气污染防治设施等问题。

  往年一进入秋冬季,关于空气净化器销售火爆的新闻就不绝于耳,诸如空气净化器“卖疯了”、“被抢光”、“一天销量抵一个月”的消息层出不穷。

严禁“一刀切” 企业错峰生产差别化管理

  彼时,行业内对市场前景也是一片乐观。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8-2023年中国空气净化器行业市场需求预测与投资分析报告》显示,未来我国空气净化器销量仍将保持30%-35%的增长速度,预计2017年销售规模可达1000亿元以上,2020年可达3000亿元。

“今年《行动方案》的另一亮点是更加强调科学施策、精准调控,严禁采取‘一刀切’的方式。”柴发合说。

  形势大好之下,众多商家也纷纷拥入这一领域,试图分一杯羹。小米、锤子、飞利浦、聚美优品、网易严选等品牌相继推出了自己的空气净化器产品。

《行动方案》将把高排放行业错峰生产作为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有效应对重污染天气、促进产业结构调整的重要措施。刘友宾说,总体考虑是基于污染排放绩效水平实行差别化管理,进一步增强错峰生产调控的精准性、科学性、针对性和有效性。引导企业主动开展深度治理,推动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让人民群众享受更多的蓝天白云。

  不过,市场现实却给众多厂商泼了一盆冷水。蔡钊告诉记者,空气净化器的旺季是每年10月到下一年的4月,其余几个月几乎没有太多单子,数量只有旺季的1/10左右。

也就是说,对行业污染排放绩效水平明显好于同行业其他企业的环保标杆企业,包括治理水平全面达到超低排放的,使用天然气、电、电厂热力等清洁能源作为燃料或热源的,今年秋冬季将“不予限产”;涉及供暖、协同处置城市垃圾或危险废物等保民生任务的,应保障基本民生需求。

  “往年,每年的旺季都会比前一年有20%左右的增长,但今年不但没有增长,整个销量反而比去年下浮了30%。”蔡钊表示,这不光是他们一家企业的感受,他所在的无锡有很多做OEM贴牌生产空气净化器的企业,整体上都是这个趋势。

记者也看到唐山市的一份文件指出,唐钢不锈钢1台烧结机、燕山钢厂2台烧结机、津西钢厂2台烧结机和德龙钢厂1台烧结机脱硝设施已投入运行,排放的二氧化硫不超过35毫克/立方米、二氧化氮不超过50毫克/立方米、颗粒物不超过10毫克/立方米,在重污染天里免于停产。

  面对低迷的市场,企业能做的只有在产业结构上做出一些调整,以前是把所有重心都放在空气净化器这块,今年则有一半产能转而生产新风系统。

对于各类污染物不能稳定达标排放,未达到排污许可管理要求,或未按期完成2018—2019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改造任务的企业,将加严要求,全面采取错峰生产措施;对属于《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限制类的企业,将提高限产比例或实施停产。“因此,污染严重的企业千万不要心存侥幸,要按照错峰生产要求,该停则停、该限则限。”柴发合强调。

  “例如,同样是100个人,本来一个月里28天是在做空气净化器的,只有2-3天是做新风机。但是现在可能就是‘一半一半’的样子,因为新风机的市场活跃度比空气净化器高一点。”蔡钊表示。

根据《行动方案》要求,钢铁企业密集的唐山、邯郸、安阳市不允许新建、扩建单纯新增产能的钢铁项目等。2018年,河北钢铁产能压减退出1000万吨以上、山西压减退出225万吨、山东压减退出355万吨。在确保电力、热力稳定供应基础上,京津冀及周边区域内要完成38台共277万千瓦燃煤小火电机组淘汰任务等。

  像他们这样有一定实力的大厂子相对还好一点,可以增加投资去做一些转型。如果是资金实力差一些的小厂,只靠一两个客户的,就只能跟着市场来,市场差了就少做一点,毕竟产业结构转型也需要一些硬资产上的投入。

无论是淘汰还是停产、限产,各地也有更多的主动权。刘友宾说,各省应制定重点行业差异化错峰生产绩效评价指导意见,各城市要结合本地产业结构和企业污染排放绩效情况,制定错峰生产实施方案,细化落实到企业具体生产线、工序和设备,并明确具体的安全生产措施。“错峰生产清单一经确定,不得随意调整。在实施时间上,各地可根据采暖期月度环境空气质量预测预报结果,适当缩短或延长错峰生产时间。”

  刘大任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今年确实天气良好,对空气净化器市场有一定的影响,但今年市场整体状态和去年相比还是有一定的增长的,只是没有达到大家的预期。

加大清洁供暖 未来环保企业将有更多机会